当前位置:首页 > 静衡观察 > 静衡观点 >

6方面解读中央政治局会议:稳住经济基本盘

发布日期:2020-04-20 14:04:06  点击量:117   信息来源:原创

17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,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,要保居民就业、保基本民生、保市场主体、保粮食能源安全、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、保基层运转,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,维护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,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

针对社会关切的热点问题,记者采访了部分专家。大家认为,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,从6个方面强调“保”的重要性,是充分估计困难、风险和不确定性而提出的要求,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要加快推进生产生活秩序全面恢复,切实增强紧迫感,稳住经济基本盘,兜住民生底线。

——编 者

1

保居民就业

增强企业创造和稳定就业岗位能力

2018年7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提出要做好“六稳”工作,并把“稳就业”放在首位。专家表示,17日召开的会议将“保居民就业”再次放在突出位置,体现了“要实施好就业优先政策”的工作导向。

“一季度,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,复工还不充分,存量就业人数下降。加之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扩散,国际需求持续下滑,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就业压力仍然较大。”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说。

曾湘泉建议,在需求侧,要全面强化稳就业举措,根据就业形势变化调整政策力度,扩大就业需求。“政府部门在推进投资项目时,要将就业效果纳入项目评估内容,做到以稳投资来稳增长促就业”。

同时,要千方百计增强企业创造和稳定就业岗位能力。当前,不少外贸出口型企业面临订单减少、无法发货、资金紧张等困难。“关键是把已经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赖德胜说。

在供给侧,劳动力市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须进一步深化。受疫情影响,产业结构、生产生活方式、用工需求等都在发生变化,线下场景正加速线上化。这些都意味着对劳动者岗位技能的要求正在变化。“必须加大职业技能培训力度,提升技能素养。”曾湘泉说,高校毕业生,是要抓好就业工作的重中之重,更要加强技能培训,改善就业观,引导更多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去参加工作。我国基层教育、公共卫生等领域人才缺口依旧较大,应充分发挥其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的作用。

从长远看,还需要深化教育体制和教育体系改革,更好体现就业优先战略和就业优先政策,使教育与劳动力市场在数量、结构、质量上更好匹配。

2

保基本民生

对低收入群体特别是困难群体加大保障力度

“越是特殊时期,越要稳住民生‘底盘’。”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认为,保基本民生,就是要保障居民基本衣食住行。

一方面,要通过保就业、加大对困难群体救助等措施,保障百姓收入,使其有能力负担基本生活支出。另一方面,要通过保市场主体、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,特别是保粮食能源安全,为百姓基本生活需求提供充足供给。“保基本民生能坚定信心、增强信心,是统筹推进其他工作顺利开展的重要基础。”

疫情直接影响居民收入,再叠加物价上涨因素,对低收入群体特别是困难群体加大保障力度十分紧要。近日,《关于进一步做好阶段性价格临时补贴工作的通知》印发,今年3月到6月,每月价格临时补贴金额提高一倍发放。在价格补贴联动机制已有的保障对象基础上,将孤儿、事实无人抚养儿童、领取失业补助金人员也纳入保障范围。

南京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林闽钢表示,目前民政部门不断加大对弱势群体的救助保护力度,提高标准、简化审批流程;下一步,对因疫情在家隔离的孤寡老人、困难儿童、重病重残人员等群体,要加强走访探视和必要帮助,防止发生冲击社会道德底线的事件,了解就业状况和基本生活需求。

对于农村地区,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认为,要进一步加强社会保障网,提高低保水平,保障基本生活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则建议,对生活受影响的困难群体,可以通过提供公益性就业岗位等方式,帮助他们渡过难关。

同时,林闽钢表示,要大力推进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与民生保障工作的深度融合。“对民生保障领域问题早发现、早干预,探索建立各类民生保障数据库,加强部门间数据共享,使民生保障更精准。保持疫情期间基本民生服务不断档,不断优化完善政务服务流程,积极推行全流程线上办理,缩短办理时限,使民生保障智慧化。”

3

保市场主体

着力帮扶中小企业渡过难关,提高生存发展能力

近日,浙江曼克斯缝纫机公司将大部分资金用于备货,流动资金一时紧张。浙江台州路桥农商银行得知该企业贷款利息支付存在困难,向总行请示获批后,为企业办理了870万元贷款利息延期支付,让企业专心研发生产医用防护服生产设备。

“我国目前市场主体超过1亿户。各类市场主体是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,是承载居民就业的主要领域。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说,保市场主体,重点是保中小微企业。面对当前经济形势,其困难不容小觑。

“过去,应对这类问题主要依靠投资。但这次,需要同时保护家庭、保障消费,帮企业渡过难关。”林毅夫表示。“中小企业可以提供大量就业,是很多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他们的生存和发展对恢复正常经济社会秩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

董希淼认为,下一步,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,减税降费工作要继续深入实施。对受疫情直接冲击较大的餐饮、住宿、旅游等行业,可阶段性针对性地进行补贴或减免税费。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,保障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,加大对中小银行的支持,鼓励中小银行进一步服务好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中小微企业。

“目前,一些个体工商户现金流减少,难以缴纳租金。除了地方政府加大租金减免力度外,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以创新推出额度适中、利率优惠的‘租金贷’等产品,或通过信用卡推出租金分期产品,缓解租金难题。”董希淼说。

4

保粮食能源安全

粮食生产稳字当头,煤电油气安全稳定供应

为调动农民积极性、稳定粮食生产,种粮大省湖南打出组合拳:代耕代种托管式、保姆式社会化服务涌现;安排购机补贴10亿元、贴息1亿元以上……

在国家能源神东煤炭集团,13座煤矿开足马力运转。1月24日至4月7日,克服人员短缺、物资运输不畅等困难,集团最大限度挖掘矿井生产能力,累计生产煤炭3833万吨,火车外运日均112列。

“我国粮食连年丰收,库存充足。当前,夏粮长势较好,春播进展总体顺利。”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介绍,粮食安全这根弦任何时候都不能松。

“粮食生产坚持稳字当头。”李国祥分析,眼下,做好春耕备耕是关键。相关部门应引导农民紧盯关键农时,及时下地;加快农资企业复工复产,及时疏通交通、物流等堵点;做好技术指导,防范自然灾害和病虫害。各项工作环环紧扣不放松,稳住春播粮食面积,才能为粮食安全奠定坚实基础。

从长远看,应该坚持三方面工作:稳政策,释放重农抓粮信号。强化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,完善农业补贴政策,调整完善稻谷、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,稳定农民基本收益。稳面积,坚持藏粮于地,确保粮食播种面积稳定。稳产量,加大新农艺、新服务模式推广力度,提升农业机械化水平,依靠科技提高粮食单产。

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,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、战略性问题。

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,从近期看,要保障煤电油气等安全稳定供应,维护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;认真研判疫情和国际能源市场变化对我国的影响,统筹协调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,保持供需平衡。

长远看,真正解决能源安全问题,还是要积极发展非化石能源,加快绿色低碳转型。加强节能工作,降低单位能耗。加强国际合作,构建多元能源供应体系。

5

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

保持稳定性和竞争力,促进协同复工复产达产

湖北是我国最重要的汽车整车与零部件生产基地。2月中旬,湖北省与工信部达成共识,复工优先选择汽车零部件,而抓手则是龙头企业带动。通过龙头企业拉动一级供应商,再向下延伸至二级、三级供应商。

“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,促进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达产,是在巩固疫情防控成果的前提下,维护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,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保证。”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员刘兴国说,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上下游企业之间存在分工合作、协同发展与相互制约的关系;二是链条上,大、中、小企业存在合作共生关系。

工信部最新统计显示,截至4月15日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达99%,中小企业开工率达84%。刘兴国认为,这得益于有关部门、地区及企业之间的充分沟通协调,也得益于抓龙头企业推动产业链上下游、大中小企业协同复工复产。

“在开放经济体系中,产业链的不同环节往往布局在不同国家和地区。”刘兴国建议,相关企业应适时采取应对措施,如提前寻找可替代供应商;调整采购计划,争取在供应商受疫情影响停产前做好采购储备;争取获得供应商的优先供应权等。长远看,要加快产业链的国际化布局,增强产业链的国内替代能力,提升我国产业链安全水平。

6

保基层运转

保障基层公共服务,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

“保基层运转,就是要保障市、县、乡镇(街道)、村(社区)等各级部门和公共服务机构开门办公的经费,使教育、医疗、治安、水电、公交等公共服务正常运转。”中国财政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认为,基层有效运转,是推动各项政策实施的基础条件,也是保障群众切身利益的基本要求。

为牢牢兜住基层“保工资、保运转、保基本民生”底线,今年以来,中央加大对地方转移支付力度,确定阶段性提高地方财政资金留用比例。

“除了加大转移支付力度、压减一般性支出等手段,保基层运转还要立足长远,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,通过更深入的财政体制改革,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。”赵全厚说。

一方面,通过专项债、PPP等模式,用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本参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,减轻财政资金唱独角戏的压力。另一方面,切实有效降低社会资本准入门槛,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,使财政资金更多更好地集中用于公共服务领域,好钢用在刀刃上,更好用于保障基本民生。







Back to top